道歉不能淡化加拿大对原住民的罪恶


道歉不能淡化加拿大对原住民的罪恶

继今年5月底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被发现后,加拿大又一寄宿学校旧址发现751座原住民儿童坟墓。一时间,北美早期的种族屠杀黑历史再度引发全球关注。

从17世纪至今,加拿大的民族政策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法属殖民时期的新法兰西政策,在经济上压榨、在宗教上“教化”土著居民。第二个阶段是英属殖民时期的盎格鲁同化政策。殖民当局认为盎格鲁-撒克逊文化是社会的主流文化,其他民族需绝对服从。第三个阶段是熔炉政策。二战后,加拿大政府效仿美国,以英裔文化和法裔文化传统为中心来整合其他各个族裔的文化。第四个阶段是多元文化主义政策。

尽管民族政策几经变化,但追求白人至上、维护白人利益一直是加拿大民族政策的本质,土著居民难逃被同化、被屠杀的命运。而上述的印第安寄宿学校制度便是手段之一。政府强制把原住民学龄儿童送入条件恶劣的寄宿制学校,剥夺其父母的监护权,改由教会履行。据统计,自1876年第一所寄宿学校诞生,至1998年最后一所关闭,共计“150000名印第安儿童被迫入校,其中50000名被虐待致死,另有55000名混血儿被强送白人家庭寄养”。可以说,近期被发现的两件惨案只是冰山一角。

其实,印第安人对历史悲剧的斗争一直未断。20世纪80年代,由大批印第安寄宿制学校幸存者及家属和原住民领袖所组建的支援团,向联邦政府和基督教会学校发起了诉讼,并公开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悲惨事件和悲惨经历。2008年6月,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也曾向寄宿学校受害者公开道歉,称已经认识到给原住民造成的巨大伤害,承诺尽力避免再次出现类似事件。但对于原住民群体来说,伤痛永远在那里,一点补偿很难抹掉痛苦的过去。

如今,加拿大政府再次对此致歉,但同样并未触及加拿大种族主义民族政策的本质。无论是熔炉政策,还是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依然在一定程度上带有种族主义的色彩。一份今年6月的民意调查显示——有近三分之一的国民认为加拿大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原住民以及其他少数族裔群体的命运并不会发生根本改变。正如马尼托巴省前大酋长希拉·诺斯所言,政府总是将原住民争取权利的斗争埋葬在他们所制定的各种程序中。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